我亲爱的偏执狂

博主又忘记吃药了

【佐鸣】玻璃镜 13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


13

到底是梦呢,还是真实的。

不断循环的一分钟在佐助的记忆里变得很恍惚,连同那个没有人的城市一起。

如果只是梦而已的话,那两块玻璃碎片又那么真切地存在在那里,想要说服自己都不行。

说起那两块碎片,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玻璃碎片一样,但是事实是它们是漩涡鸣人的一部分,是他复原身体的关键。

佐助觉得自己做了很残忍的事情,对于每一个碎片来说,在那样的世界里,他就是唯一的与众不同,佐助的进入给了碎片希望,但是佐助的愿望却让他们最终失去了那样的声明,变成了现在的一小块碎片。

正确或者错误,佐助没有办法直接判断。

让那些碎片变成躺在手心里的玻璃碎片的办法,佐助模糊地知道了一些。肯定和他自己有关,每一次的进程都开始于和自己接触之后,在此之前,生活在那些怪异世界里的鸣人并没有碎片化的任何征兆,但是和自己接触不久后,就会出现各种各样反常的情况,最后全部透明,变成小小的玻璃碎片。

虽然知道了原因,但是佐助还是想弄清楚为什么是自己。他仍然需要更多的信息,来搞清楚之中更多的门道,春野樱其实掌握的信息也不多,只告诉他这是一个都市传说。更多的信息仍然未知,尽管佐助已经亲身经历过。

佐助向来不轻易求人,除了特别亲近的人,他仍然不喜欢因为求助而对别人亏欠。这让他觉得不自在。但是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网络上对于这个传说的内容极其少,只是在一些只言片语中有提及,一旦许愿人许下愿望,作为交换,他的身体就会变得很脆弱。

可是以前……作为警察,鸣人也没少做剧烈的运动,佐助丝毫看不出鸣人有任何的异常。

他们甚至每天住在一起,同吃同住,一起上班下班,作为搭档一起执行任务,鸣人像往常一样,每天进行日常的各种事项。

佐助不觉得自己是个观察力弱的人,作为警察,他在这方面还进行过特训,还是很有自信的。

总之,佐助觉得自己需要更多关于这个都市传说的信息,他知道该去问谁,虽然这让他觉得心里很难受,可是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求助的时候了。

手机就在他的手边,他想起自己现在正处于停职的状态,那么他就不用去警局报道了。

时间刚过九点不久,正好对上了佐助刚刚经历过的那不断循环的一分钟。找那个人也许还为时过早,不过为了鸣人的原因的话,大概多早他都能接受吧。

佐助拨通了这个人的电话。

果不其然,这个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电话。这并不奇怪,现在还不是他的起床时间。

佐助等到第一通电话响起了语音信箱的提示之后,又挂断打了第二通。第二通也没有被接,第三通也没有,第四通是被人工挂断的,第五通打过去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了。

“干嘛?”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佐助可以想象出接电话的人是怎样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宇智波佐助,我这边没有太多的时间跟你交谈。”

“怎么了,忙着睡觉吗?”佐助匆匆忙忙整理了个包,有些事情确实不适合电话里说明,更何况跟他说话的人情况比较特殊。

“懒得跟你说明。”对方打了个哈欠,“有事的话,老地方找我。”

对方说的老地方,佐助知道是哪里。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他觉得自己的休闲风穿着没有什么问题。事不宜迟,他打了辆车前往约定的地点。

他们约的地方看起来像一家普通的咖啡厅,但是佐助知道,这里一旦过了晚上十二点,就会变成一个鱼龙混杂的酒吧,灯光一关,音乐一响,所有店里的人都会陷入一种莫名疯狂的状态。

现在它安静得很,靠窗的一个座位上,坐着一个梳着冲天辫,咬着冰摇茶的吸管,眼珠很小的眼睛的青年,正盯着桌上的那张新菜单宣传广告发呆。佐助知道他不是真的在发呆,周围每一个人的走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佐助朝着那个青年走近,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确定没人跟着你吗?”青年终于松开了自己的吸管,“那个开门的服务生挺很可疑。”

青年拿起了自己桌上的那把餐刀,用餐刀里的倒影看着门口的那个服务生:“他的手上有很厚的茧子,怕是有使用枪械的历史。”

“最近还好吗,先生。”佐助指了指自己的口袋,表示自己带了可以防身的东西。一旦有可以的人出现,他们也足够应付。佐助不敢直呼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的名字,黑发青年名叫奈良鹿丸,是和佐助、鸣人同期毕业的警校学生。

因为他拥有超高的智商,所以长期担任卧底工作,他任何资料都是绝密的,所以佐助不能在这样的公共场合里喊出鹿丸的名字。

更何况他们所在的,是著名的情报交易点,这里所在的任何人大概都有自己的故事,只是没有人能够说出来。在这个地点,约定俗成每个人都不能管别人的事情,所以佐助和鹿丸才能够约在这里谈话。

“我有鸣人的事情要说。”佐助直入主题,没有任何的犹豫,“你知道他的事情吗?”

“姑且听说了一些。”鹿丸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额头,“那边传来的消息是他已经阵亡了,不过我那边关于警察的消息,也不能全都相信。”

“其实说得没错,”服务生送上来了一杯柠檬水,佐助道了声感谢,继续谈论自己的话题,“不过也不全对。”

佐助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拿出了自己暂且收集到的那两片碎片,放在鹿丸的面前。鹿丸眯起了他那双眼睛,看着佐助手心里的东西。他的目光让佐助觉得他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这就是仅剩的鸣人了。”


评论(1)
热度(42)

© 我亲爱的偏执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