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偏执狂

博主又忘记吃药了

【佐鸣】玻璃镜 20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


20

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对待,佐助干脆就以自己平常的态度来对待这个碎片。

他回到自己的公寓以后,发现鸣人还是乖乖地躺在沙发上磕瓜子。他把垃圾桶移到了自己的手边,最方便扔垃圾的位置,虽然说他代表了鸣人性格中,比较黑暗的那一面,但是习惯还算不错。他没有把垃圾到处乱扔,而是全都扔进了垃圾桶里。

“回来了?”鸣人连一眼都没有转向佐助,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自己小小的手机屏幕上。这个世界虽然和外面的世界不一样,但是大家都很喜欢玩手机这点倒是相同的。

鸣人把打方块的游戏关掉了,现在正在用社交网络浏览一些不知道什么内容。佐助不怎么喜欢用社交网络,他觉得这东西太过累赘,在外面说的话太多也容易暴露自己过多的信息,这对警察来说是大忌。

所以他自己的社交网络上只加了几个信得过的朋友,使用的时候也只有特别必要的关头,一般来说,他既不用它来接受信息,也不用它来发送信息。

鸣人倒是很喜欢用社交网络,就算出于工作的性质,他的账号只能是空白的头像,也不能暴露自己任何的信息,他发出的每一条内容都是单纯的心情摹写,连一点点的细节都不能暴露,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仍然乐此不疲。

不过这个鸣人就不一样了,他可以随心所以地发社交网络上发自己想发的任何内容,鸣人手指敲击手机键盘的速度很快,估计正在和朋友热烈地讨论着什么。

“嗯。”佐助换好拖鞋,他突然又想起了自己处于停职的状态,不过就算在这个世界里,他也根本不需要去工作。所以一下子闲了下来,有大把的时间,他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起来。

他们曾经也在工作的时候讨论过假日,度假的地点早就飞出了亚洲,穿越了太平洋,到了另一个大洲。

在现实世界里,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来休假,一个任务后面总是接着另一个任务,就算偶尔有一两天的假期,也都是在精疲力竭地工作之后,他们都忙着在家里休息,也没有精力和体力跑到很远的地方去,那些关于远方的想象,也只能停留在想象中。事实上,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这个城市了。上一次去比较远的地方,还要追溯到警校毕业时候的毕业旅行。

现在追忆起来,那也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正式入职之后,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导致时间也跟着流逝得飞快。

不过现在倒是有了闲暇,只是,佐助盘算着,他在这个世界里并不能留太久,所以那些有关假期的计划都只能作废。

等忙完这阵子,他真的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工作的时候费体力和脑力,最近的这段经历则耗尽了他的情感。佐助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情感外露的人,可是这段时间面对各种各样的漩涡鸣人,也让对方付出了能够与碎片化为对等代价的情感。只是这并不是能量守恒定律,情感也从来不能用守恒的定律来进行计算,佐助也付出了相应的情感。

他的心向来都很干涸,现在更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怅然若失。

他几乎用尽了这辈子攒下来的所有耐心,只是他付出的内容物却好像填不满这个无底洞,他的征途仍然很漫长,他不知道他还需要多少碎片,才能把那个完整的漩涡鸣人拼好。

“你怎么总是一副想很多的样子。”鸣人终于肯把他的手机放下,看着站在原地的佐助。佐助听到鸣人的声音,才想起来把视线转移一个位置。因为思考的时间太长,眼睛都变得有些干涩,他揉了揉眼睛,却看到鸣人的眼光相当地诧异。

“你怎么了?”鸣人从沙发上坐起来,看起来有些惊恐,“倒是一点也不开心啊,明明我都已经在这里了。”

“没什么。”佐助很勉强地笑了笑,这个鸣人不想了解他所存在的这个世界的真相,所以佐助也不会讲出来。

“你觉得本大爷是傻子吗?”鸣人把坐姿调整过来,端正地在沙发上坐好,摆出了一副相当严肃的表情,“反正我也没事干,你就跟我讲讲有关你的事情吧。”

“你不会想要知道的。”佐助拍了拍鸣人的脑袋,“我不想给你太多的负担。”

“可惜我连你的负担是什么都不知道。”鸣人不太满意佐助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抚摸他脑袋的动作,把自己的脑袋扭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毕竟让你请我吃了火锅,也应该稍微关心一下你啊。”

“你想知道……”佐助想说的话顿了一下,“我的朋友前段时间在我面前碎掉了。”

“碎掉了?”鸣人听到这个词,重复了一遍。

“嗯,碎掉了。”佐助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玻璃杯,“就像那个玻璃杯一样,碎成了一片片的,然后就找不到了。”

“这是为什么。”鸣人手里的瓜子也停了下来,他似乎也被这件离奇的事情所吸引了注意力,“为什么人会像玻璃一样碎掉?”

“因为他为我许了一个愿望。”佐助看着那个玻璃杯里折射的倒影,金色头发光泽如同稀有的金属,反射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光芒,蓝色的眼睛则是刚刚被挖出来的蓝矿石,带着新鲜却又珍贵的气息。一切都好像和过去一样,可是却又完全不一样。

他和一个漩涡鸣人,讲着另一个漩涡鸣人的事情。

“许了一个连我都不清楚内容的愿望。”佐助继续说了下去,“然后他的身体就会变成那个样子,被撞击一下就容易碎掉。”

“啪”。

就那样碎成数不清的片数。

“就像是这样吗?”鸣人把自己的手伸出去,伸到佐助的眼前。他的手的边缘已然变得透明起来,健康的小麦肤色不再,而是像水晶一样晶莹剔透,找不出一丝杂质。  


评论(6)
热度(52)

© 我亲爱的偏执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