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偏执狂

博主又忘记吃药了

【佐鸣】玻璃镜 14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


14

“你想说什么我大概了解了。”鹿丸把两块碎片拿到自己的手里,它们看起来仍然很普通,或许佐助手里的那个玻璃杯碎掉也是这个样子。很多人看到此情此景,大概只会觉得佐助受到了太大的刺激,精神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但是鹿丸不一样,他把那两块玻璃碎片看了看,在手里掂了掂,又放回了佐助的手里。

“既然你已经拿到了两块碎片,那么相信你应该已经进入过那样的世界了。”鹿丸喝了口自己的冰摇茶,里面的冰块在逐渐地融化。

“你果然知道这个事情。”佐助把碎片重新收好,他认真地收拾着自己的表情,希望让自己显得冷静一些,即使内心已经风起云涌。

“我也只是有所听说而已。”鹿丸看着佐助的方向,“无非是许愿人许下愿望然后以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换,变得易碎。身体被打碎之后,只要收集齐碎片就能够把人拼回来。不过这些你已经知道了吧?”

“是的。”

“而且收集碎片的方式也是平常人难以想象的,碎片所在的场所并不是普通的现实世界,不过因为许愿的方式本身就已经超出常理,所以这样怪异的方式也不难理解了。”鹿丸拿手指敲了敲桌子,“我接触过收集碎片的人,但是最后他们全都放弃了。”

佐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第一次亲眼看到鸣人被撞击,碎成玻璃渣的样子就已经够有冲击力,现在,他还不得不进去碎片所在的世界里,与不一样的鸣人一次又一次相遇,然后一次又一次看他们变成碎片的样子。

亲眼目睹的感觉,就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晚上的港口,他不得不再度失去自己的挚友,虽然佐助自己也知道,那个并不是完整的鸣人,但是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小块玻璃碎片的感觉,还是太过让人绝望了。

就像在一场游戏的开始,就已经看到了输掉全盘的结局,在赌博的开局,就已经预料了自己倾家荡产的最后,在一场爱情最初的热情中,就看到了最后冷淡、分裂、互相伤害的末尾。既然知道一切都要失去,那么还有必要得到吗。

“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这两块碎片,那么毫无疑问,鸣人许愿的对象就是你了。”鹿丸清了清嗓子,把佐助从自己的思维里解放出来。他知道,宇智波家的人向来擅长自我折磨,如果没有人引导着,那么终将因为无法释放而走向毁灭的结局。曾经,在警校里的时候,鹿丸也曾经忌惮过作为一名“宇智波”的佐助,可是鸣人的出现,让他觉得佐助也没有那么糟糕。如果说佐助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黑夜,那么鸣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夜里升起的太阳。

以鸣人重视佐助的程度看来,会许下这样的愿望也绝对是什么奇怪的事。

倒不如说,虽然鸣人平时经常让别人觉得他没轻没重,但是要是要许这样重要的愿望,不许给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朋友”——宇智波佐助,才会让鹿丸觉得奇怪。

所以说这两个人……鹿丸摇了摇头,继续喝自己的那杯茶,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注定无法过上他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说过自己想要过的,最普通不过的生活。

所以其实他自己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佐助也是聪明人,他当然不会问出,“为什么是我”这种问题。

“那关于在碎片的世界里的事情,你听说过吗?”

“这个的话……”鹿丸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因为那些收集碎片的人最终都放弃了,但是那些为他们许下愿望的人,都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具体的内容他们也没有具体讲,不过我想,不仅跟被许下愿望的人有关,而且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吧。”

鹿丸看了看佐助的表情,继续说道:“我猜是和情感有关的事情。”

佐助仍然沉默着,鹿丸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说错了就当我没说,我现在那边有事要处理,先走了。”

“你去吧。”佐助也站起身来,帮忙买了单,“谢谢你。”

“不敢当。”鹿丸起身就走向门外,听佐助向自己道谢,确实还是破天荒第一次,这让他觉得有些吃惊,但是毕竟事情涉及到鸣人,仔细思考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不过佐助究竟能不能成功,这个概率任鹿丸怎么聪明,都不敢下预测。

漩涡鸣人是个意外性很高的人,任何关于他的事情,都不能轻易下定论。鹿丸吹了下口哨,又看了看那个站在门口迎宾的服务生,还是朝着自己最近租住的那个新公寓走去了。

他们两个的事情就留给他们两个吧。

但是,从情感的方面,鹿丸觉得,他一定能够再度见到漩涡鸣人的。

 

情感。

对于佐助来说一直都是相当暧昧的词语。

他曾经追捕的犯人中也有因为极端的情感而走上犯罪道路的,很多的案例他非常不能理解,只觉得情感只是他们拿来粉饰犯罪的一个理由罢了。

无论如何,犯罪都是犯罪,是没有办法用情感来开脱的。

但是现在,要是说他和鸣人之间非要用什么情感来解释的话,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解释明白。

对于佐助来说,鸣人确实是很重要的人。

宇智波家族的人都相当奇怪,只需要一念之差就容易走上和那些罪犯同样的道路。个中案例太多,佐助偶尔也会反省,他自己是不是内心也藏着那样深沉而难以解释的欲念,让他容易在选择之中选择一条自认为正确的道理,从而所谓的正义背离。

每当他要坠入这样的黑暗的时候,总会有人拉他一把。那双温暖的手就来自那个蓝眼睛的家伙,把他从那个姓氏中解救出来,重新走回光明的道路。

基于这种力量,他才作为现在的“宇智波佐助”活了下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鸣人对佐助来说,是可以用“唯一”这个词语来形容的。


评论(3)
热度(41)

© 我亲爱的偏执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