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偏执狂

博主又忘记吃药了

【佐鸣】玻璃镜 12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


12

这个游戏机厅里的灯光很昏暗,所有人来来回回,佐助坐在空的赛车游戏机座椅上,看着鸣人拿着那一堆游戏币,不断地推动摇杆。

灯光映在鸣人的脸上,他蓝色的眼睛里似乎什么都没有装,可是又好像装下了很多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佐助觉得这个鸣人不再什么都说出口,他似乎也学会了在这永远的一分钟里,把一些东西藏在上下翕动的睫毛、看起来柔软温润的嘴唇,藏在掌心的生命线里,藏在闪躲避开的眼神,藏在心里。

也是有所顾虑了吗,所以才把他特别的那份冲动收敛起来。就算是一分钟,也能快速地成长成熟吗。

佐助去柜台买了盒冰淇淋,说是买,其实自己拿了一盒,过意不去塞了一张钞票在那里。鸣人终于停了他那似乎像是在发泄的夹娃娃动作,被夹出来的娃娃已经快堆成了一座小山。娃娃各种各样,但是都很可爱,只是现在他们的笑脸没有办法带给鸣人快乐。

那张总是笑着的脸却没有表情,鸣人走到佐助身边的赛车游戏机上,接过佐助手里的冰淇淋。

他拿那个小小的白色塑料勺在还很坚硬的冰淇淋表面上用力地挖着,花了很大力气才挖下来一小块。

夏威夷果仁碎在白色的牛奶冰淇淋之间,对爱好甜食的人来说,大概很有魅力,夏威夷果仁本身就有奶油般的香甜味道,再加上冰淇淋绵软地在口腔里融化成香甜的香草味液体,还能给燥热的身体带来一阵冰凉。

佐助很多年没有碰过冰淇淋了,他是比较容易胖起来的体质,为了维持警察的标准体型,他还是得控制一下自己的饮食。

正当佐助在脑袋里肖想着冰淇淋的味道的时候,却看到白色的勺子伸到了他的面前,他没有思考,就下意识地吞了下去,然后转过头去就看到鸣人在那里傻乎乎地笑。

“这么没防备就吃下去了,佐助你这样很容易被骗的。”鸣人继续在那层冻得严实的冰淇淋层里努力,冰淇淋就像佐助想象中的那样绵软香甜,夏威夷果的奶油感存在感也相当强,可是佐助现在的注意力不在冰淇淋上面了。

鸣人终于笑起来了,他笑起来要比刚才不笑的时候好看很多,就算在昏暗的灯光下面,也可以看到鸣人洁白的牙齿。

他津津有味地挖冰淇淋吃,身后是重复的一分钟里,不断地投着篮的看着像逃课出来玩的高中生。篮球砸在篮筐的声音成为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背景音。佐助从鸣人的手里拿了两枚硬币过来,投进了赛车游戏机里。

赛车游戏和现实中开车不一样,磕磕碰碰也没关系,只要一个劲地踩着油门朝前就好。

就像冲动时期的鸣人,想要什么就会说出来,一个劲地往前奔跑,偶尔也会忘记回头看看跟在后面的人。

佐助就随便转转方向盘,漫不经心地玩着这个游戏。人生才不是这样的简单模式,鸣人选择了这样的道路,自然也走上了很多选择中的困难模式。

看到佐助玩游戏这么不上心,鸣人忍不住伸了一只手过去,帮佐助调整方向盘的方向,佐助却注意到,搭在方向盘上的手已经快要完全变成透明的了。

已经不再是那一点点的碎片化,成片的成片的碎片化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侵蚀着鸣人的身体,虽然佐助也想要召唤,让这个速度变得更慢一些,可是事不能遂人愿。

虽然实体仍然存在,但是在这个永痕的一分钟里,鸣人就是在逐渐消失。

虽然生命没有长短可言,但是要失去的时候,还是会有奇妙的心情产生。

鸣人自己似乎倒是没在意,仍然专注在赛车游戏中,他干脆把方向盘整个抢了回来,没吃完的冰淇淋放在腿上。裸露的膝盖变成了玻璃,冰淇淋的水珠就落在透明的玻璃上,琉璃的脆弱美感与鸣人并不协调。

佐助的眼里,这个场景实在是太刺眼了,他几乎想要背过身去。

“佐助怎么了。”鸣人轻松地获得了人机对战的胜利,他的嘴巴里咬着那根冰淇淋的勺子。

“哦,透明了是吧。”鸣人看着自己已经完全透明了的手,他的笑容让佐助觉得有些心疼,“不过也没关系呢,就当这个一分钟终于结束了。”

“把冰淇淋吃完吗?”佐助把冰淇淋放在鸣人的玻璃手心里。

“好啊好啊。”甜味在此刻显得太苍白了,连慰藉的作用都没有。心被苦瓜汁浸渍了,一拧出来的都是苦水,说出来的话也带着苦涩的味道,佐助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失控,身后哐当哐当的球砸篮筐的声音,这一下则全部砸在他的心口。

太难受了,很多话就堵在喉咙口,佐助觉得自己可能患上了失语症,他什么都说不出来,现下的状况明明需要他多说几句,作为道别的纪念,告别了这个碎片,这个鲜活的鸣人就只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碎片,他们不能再这样相逢,也不能相互问好,相互挖苦。

“佐助,你的表情很难看哦。”鸣人低着头往嘴里送着冰淇淋,佐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鸣人的眼泪砸在冰淇淋里,盒子里剩余的那些,变成了一滩黏糊糊的糖水。

“你不也哭了吗?”佐助伸出手帮鸣人擦了擦眼泪,“明明刚开始认识的时候还叫我大叔来着。”

“别提了。”鸣人自己抹了抹鼻涕,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现在有话要说。”

“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是想要说出来,不然也不符合我的个性是吧?”

佐助停下了自己所有的动作,安安静静地听着鸣人的话。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鸣人顿了顿,他的身体已经近乎透明了,“但是这段时间真的真的,很感谢佐助。”

鸣人的眼睛低垂了一下,最后还是抬了起来,看着佐助的方向。

“很喜欢,很喜欢和佐助待在一起。”那双眼睛也不见了,佐助最后能够感受到的,只有自己手心里的那一块小到很容易丢失的,玻璃碎片。


评论(5)
热度(42)

© 我亲爱的偏执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