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偏执狂

博主又忘记吃药了

【佐鸣】玻璃镜 10

前篇:1 2 3 4 5 6 7 8 9

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


10

这个梦预示的内容佐助也不明白。看起来好像只是简单明了的对过去的阐述,但是被放在这个环境中,不得不让他若有所思。

从梦中梦醒来,时间还是在九点钟,佐助不太清楚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自己因为疲惫而产生的头疼稍微缓解了些。他下床打开房间门,准备去冰箱里拿瓶水喝,刚刚走到客厅,就发现鸣人一个人在厨房里捣鼓着些什么东西。

“你在干嘛?”佐助凑过去,看着鸣人那双小小的手里拿着的菜刀。这个情景相当地不和谐,作为大人的鸣人,厨艺水平最佳的代表作还是煮出来的泡面,佐助当然不放心这个青少年鸣人自己一个人在厨房里忙东忙西。

“啊,大叔你怎么出来了。”鸣人像是被吓了一跳,手里的菜刀掉下来,差点砸到他拿着番茄的手指上,佐助眼疾手快地把他的手拉到一边,看到鸣人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佐助的话说到一半,才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有些不对。因为房间里所有的窗帘都拉了起来,灯光很差,他才在看到第一个瞬间没有发现,现在凑近了,终于知道不对劲在哪里。

鸣人的指甲边缘,突然变得清透了起来,虽然还没有变得透明,但是已经开始微微地有些褪色了。肉粉色的指缘快要变得苍白起来,指甲的颜色也变得更加透明,上面的小太阳几乎就要看不见了。

这一定是碎片化的前兆了。

佐助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他不清楚这个碎片究竟清不清楚具体的状况,上一个碎片的鸣人能够认得佐助,但是这个鸣人却连佐助的名字都不知道。佐助不太清楚碎片的记忆状况就究竟是怎么分布的,他甚至连试探都不敢,只好小心翼翼地看着鸣人的动作。

“既然大叔你都醒了。”鸣人倒是没有被刚才的动作吓到的征兆,他走到窗户边,把窗帘拉开,整个房间又变得明亮起来,九点钟的太阳不会太灼人,但是对于习惯了几小时黑暗的眼睛里来说还是有些受不了。佐助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恍惚了几秒钟。

鸣人总是喜欢用直接拉开窗帘的方式来唤醒有些起床气的佐助。

鸣人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起床起得很早,然后他就会屁颠屁颠地跑进佐助的房间,把佐助房间的窗帘拉开,这个时候佐助就会很痛苦地用被子把自己的头包起来。虽然佐助对这种叫醒方式深恶痛绝,跟鸣人当面抗议了很多次,但是抗议无效,每个要上班的早上,鸣人还是会用光亮把佐助叫醒。

现在这种状况,竟然有点想念起来。这个动作勾起了佐助的回忆,也愈发确定这个鸣人就是从本来的鸣人身上掉下来的一小块,虽然各个方面来看还是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小细节里却处处折射着鸣人本身的性格。

“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做饭?”

鸣人握刀的手相当不稳,切番茄的动作也甚是生疏,每一片的大小都不相同,番茄的汁水流了整整一块砧板,红色的汁液甚至有些落到了地板上,整个就像个作案现场。

“先不说这些。”当事人鸣人似乎对这个惨烈的状况并不在意,仍然拿刀一下一下地蹂躏着那个番茄,“昨天是大叔把我带到房间去睡觉的吗?”

“都说了不是大叔……”佐助微弱地抗议了一下,“是我。”

“那叫你佐助?”鸣人终于把番茄分尸完毕,看得出来他努力地想要把它切成片状,但是最后却成为了番茄酱。果肉、果汁、果皮全都皱在一起,上面撒了一些白糖,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给佐助道谢的礼物。”

现在才想起来道谢吗?

不,比起这个问题,更应该先吐槽的是这个不知道是道谢还是复仇的礼物的白糖番茄吧。

佐助发誓他绝对没有见过比这个卖相更差的白糖番茄,看在碎片化逐渐在侵蚀这个鸣人的身体的份上,他接过了这盘菜。

他绝对是因为怜悯才会吃的,他发誓。

“谢谢?”佐助又从鸣人的手里接过筷子,小心翼翼地下了第一筷。

这么简单的菜,味道倒不至于偏差到哪里去,鸣人的双手交叠在背后,看起来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大概也是因为心里的冲动支配,他才会做这道菜吧。

佐助感受着舌尖上番茄汁的酸味和白糖融化时候的甜味交融在一起的味道,不算糟糕。鸣人跑过去洗砧板,佐助忍不住在他的背后多观察了一下这个正处在叛逆期的小少年。

身材相当瘦弱,可以看得出肋骨的位置,他去放回架子上的白糖罐子的时候还需要微微踮下脚。他的心思也相当简单,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这样的他,对于大人状态的佐助来说,并不难猜透。

“不用谢。”鸣人一边用水冲着砧板一边回复,似乎没有听出佐助那句道谢里敷衍的成分。他沉浸在自己的成就感里,耳根都跟着红了一片。

“你……”佐助欲言又止,他知道鸣人的碎片化症状正在逐渐扩散,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褪色了,他的指尖已经变得有些透明,被流水冲洗过的地方像是带着水珠的透明水晶。

“我怎么了,佐助?”鸣人把砧板直立起来晾干,又把菜刀插回刀架中间去。

“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佐助差点忘记了,青春期的小孩子,心思也是相当敏感的。鸣人坐在佐助的对面,他的身上还系了和自己身材尺寸不符合的围裙,看起来有些可爱,又有些滑稽。

“确实。”佐助把手里的筷子放下,自然地拉过了鸣人的手。瞒着他并不是最好的做法,要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还是得把一切说清楚才可以。

这是漩涡鸣人教给他的东西,他必须要守护好才行。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一个听起来没头没脑的问题。


评论(2)
热度(65)

© 我亲爱的偏执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