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偏执狂

博主又忘记吃药了

【佐鸣】玻璃镜 4

前篇:1 2 3

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


4

就算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也同样和外面的真实世界一样日夜交替。

时间点和外面的世界一样,因为鸣人手里拿着的漫画期刊也是最新的,佐助躺在宿舍的床上,总觉得这里不太适合一个一米八十几的汉子睡觉。

作为碎片的鸣人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的他终于安静了下来,房间里很安静,鸣人的呼吸声均匀地响起。

这个鸣人自然是没有什么负担。

平时的漩涡鸣人总是要比别人努力得多,虽然有时候鸣人自己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头脑比不上别人。可是他也相信勤能补拙,所以跟鸣人同一间寝室,在工作后又分配到同一间公寓的佐助会知道,他研究各种卷宗研究到多晚。

这个鸣人似乎没有继承努力的这个天性,他睡得很安稳,甚至连普通的翻身都没有。

佐助爬下自己的床,他辗转反侧,却找不到自己的睡意。坐在鸣人的床边,胸腔中缺失的那一块就显得特别明显。

到底该怎么办呢?佐助想要脱离这个世界,收集齐这个碎片,但又想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要是走出这个世界后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碎片,那么是否就代表着,他再也不会和这个名叫漩涡鸣人的人相遇了。

期待和忧心各占一半,佐助能做的只有看着自己手边鸣人的脸。微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掉落在鸣人的脸上,渺小的光斑之下,鸣人的脸部轮廓显得更加柔和。少年时期的他本就是有些婴儿肥的,在此情此景之下,更是让人觉得心头柔软起来。

可是佐助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却发现事实并非只是如此。并不只是情感所致,而是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就是如此。

鸣人的脸的边缘,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虽然只有小小的一部分而已,可是佐助的视力一向很好,他可以看到光已经投过了鸣人的皮肤,落在床铺上面。

……会消失吗。

像是那个人碎在自己眼前,随风消逝一样。自己眼前的这个鸣人也会用一种奇特的方式消失吗。

虽然他只是一部分而已,可是就算是这个部分,这个烦人的部分,也让佐助觉得眷恋。如果只是占有欲作祟,对于这个不完整的鸣人,佐助不该产生这样的情感。

但是真实的事情是,佐助自己都理不清自己的心思了。

“佐助。”鸣人突然翻个了身,抓住了佐助的手臂,这让佐助吓了一跳,虽然过了一会儿他发现鸣人并没有醒来,又松了一口气。

鸣人抓住佐助的手指边缘也在变得透明了起来,他的整个人都在发生着这种变化。

鸣人的腿踢了一下,像是在梦里经历一次下坠。他从梦中惊醒过来,却看着自己还抱着佐助的胳膊,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处境有点奇怪。

“佐助你在这里干嘛吓死我了。”鸣人坐起来,喘了一口气,喝了口佐助给他倒来的水。

“你。”佐助把鸣人还抓着他的手举了起来,月光刚好照到房间里来,透明的那部分就变得更加明显。那里摸起来的触感就像是冷硬的玻璃,却不足够把人划伤。

“这是怎么了?”

“这个啊不用担心毕竟我是碎片嘛。”鸣人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这样也是很正常的说没事的话我就睡了。”

“给我说清楚。”佐助把鸣人的枕头给抽走,鸣人的后脑勺就磕在床板上,发出一声巨响。鸣人揉着自己的后脑勺,这回他完全清醒了。

佐助自知自己有错,刚才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一点火气全都烟消云散,心软了下来,只能伸出手帮忙揉了揉鸣人的脑袋。不管怎么说,这并不是碎片自己的错。鸣人也难得没有再喋喋不休,只是随着佐助揉弄的动作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就是说我会消失掉然后你把我收集起来。”鸣人突然开了口,“这叫做碎片化这是你想要得到的结果吧。”

“为什么突然会这样。”佐助掌心的温度传递到鸣人的后脑勺,碎片化的状况并没有再度扩散开来。

“我也不知道啊这个我真的不清楚。”鸣人把佐助手里的枕头抢了过来,放回原来的地方,“你不睡吗已经很晚了。”

“好吧。”佐助走回了自己的床铺躺下来,“晚安。”

“晚睡对身体不好所以晚安的说。”鸣人把平躺的姿势改成了侧躺,还稍微因为后脑勺鼓起的那个包抽了口冷气。

这一个微小的细节让佐助觉得有点愧疚,鸣人身上透明的部分又让他觉得自己内里的器官都全都缩在了一起,说不上来是哪里难受,但绝对不是舒服的状态。

不过就算在这样混乱的状态下,佐助竟然也睡着了。梦境太纷乱,以至于究竟梦到了什么,连佐助本人都说不上来。

鸣人起得要比他早,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他脑后勺的大包已经消退了些,正在哼着歌用寝室里藏着的锅子煮泡面。泡面浓重的食用香精和防腐剂味道让佐助觉得有些头疼,他已经远离这种垃圾速食食品很久了,但是鸣人却意外地喜欢泡面。

就算是在警局里值夜班的时候,他有时候也会拿开水壶煮水,然后在深夜里泡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来抵抗睡意。佐助保持着能忍就忍的态度,也从来没有对鸣人说什么,毕竟更多的时候他连自己泡面的时间都没有,连同事带来的盒饭都只是匆匆吃几口,然后就出警去了。

“直接去食堂吃就好了。”佐助拿手揉了揉自己有些被睡乱了的头发,昨晚的梦虽然没留下多少痕迹,但还是让他觉得有些恍惚。

“就是突然很想吃而已佐助你不要拦我。”鸣人把蔬菜包尽数倒进去,又把脱水的胡萝卜挑了出来,佐助看到鸣人透明的部分又扩大了,已经不再是那么一点点,而是已经是不再需要仔细观察都可以看得出来的样子了。

“大概我也只能维持这个状态没多久了就让我吃点吧。”


评论(9)
热度(79)

© 我亲爱的偏执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