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偏执狂

博主又忘记吃药了

【佐鸣】玻璃镜 2

前篇:1

一个披着猎奇外壳的花式谈恋爱故事


2

佐助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竟然不是自己的家。

果然是太晕了吗。他在心里暗忖道。

他再仔细定睛一看,自己竟然回到当初一起训练的警校里,他就躺在自己宿舍的那张床上,盖着那床每天都要被叠得方方正正的被子。只是这个学校看起来空得很,学生时期那些一起学习的同学都消失不见了。

估计不仅是这个学校,而是这个世界像是空的,只有佐助一个人。

他起身,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在,水、电、阳光,甚至连学校里催人起床的铃声都和以前一样。

真是令人怀念,不过也忍不住让佐助觉得有些奇怪。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记忆里他早就脱离了学生时代,从警多年,并且搭档刚刚碎成了玻璃渣子,需要他一片一片去找回来。他摸了摸脸上的伤口,脸上的绷带仍然存在着,镜子里的佐助并没有回到学生时代,他仍然是二十几岁的警官的样子,成熟,可是仍然没有摆脱少年时期的影子。

他捏了捏自己的手臂,疼痛切身地传来,所以他并不是在梦境里。他起身打开门,试图寻找一下有人存在的痕迹。

可是这里安静得可怕。即使食堂里摆满了热腾的饭菜,却找不到打饭的职工和平时在这里吃饭的学生们,老师们也不知所踪,操场更是空空如也。佐助的心跟着这个空荡荡的世界一起打开了盖子,他内心所充满的那些,很少表达出来的情感也跟着消失殆尽。他漫无目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去往哪里。

也许那里呢……

佐助心头一动,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

没有过多地疑虑,他就抬起腿朝那个方向走去。

这个地方很少会有人来,所以成了秘密基地。佐助和鸣人因为打架而被关过禁闭,在禁闭期间仍然不安分,在小黑屋里继续拳打脚踢,不小心触到开关,所以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这个一个废弃的防空地下室,里面是空的置物架和沾满灰尘的桌子,自从他们发现了这地方以后,就开始共享这一块不会被别人打扰的空间。鸣人偷偷搬来了在警校里被禁止的漫画,他经常盘腿坐在那把老旧的沙发椅上,明明是少年漫画,他却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而佐助则带来了他组装材料,他在这里组装了一个星空投影仪,当地下室的煤油灯熄灭的时候,他就会打开个星空投影仪。

佐助进入禁闭室,触动那个被藏在坐垫下面的开关,墙壁慢慢倾斜,露出一个仅仅能够通过一人的入口,走下几阶楼梯,就到一扇铁门的门口。佐助发现自己的心脏开始狂跳起来,他几乎不用打开门,就知道这里有人。而里面的人是谁,他甚至不用思考,就能够抱出他的名字。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地方了。

打开门,里面并没有点亮煤油灯。取而代之则是天花板和墙壁上的一室星光,细细碎碎地撒在上面,像是被敲碎的钻石。地下室总是暗得如同黑夜,而那双蓝色的眼睛则在黑暗里闪闪发亮。

“佐助佐助佐助佐助——”鸣人吐掉嘴里的橘核,朝着站在门口的佐助飞扑了过来,“你终于来了——”

奇怪……佐助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鸣人,虽然吊车尾的一直在身高上没有赢过自己,可是也不该矮这么多。凭借着星空投影仪微弱的光线,佐助终于看清楚了,此刻站在他眼前的,是只有十几岁,仍然处于警校训练时期的鸣人。

鸣人的头在佐助的胸口蹭了蹭,因为刚刚吃过橘子,所以柑橘类清新甜蜜的香味就飘散在空气中。

“奇怪啊佐助好高啊怎么会这样呢明明本来就只比我高了没多少的。”鸣人拿食指戳了戳佐助的眼睑,他的头顶就只到佐助的这里。

这语速……快得过分了吧。佐助在心里暗自吐槽着。

这真的不是梦吗?站在自己眼前的少年不是应该碎掉了吗?

而且应该是那个一米八的青年,而不是这个……佐助拿手比了比他的头顶。

“矮子。”

当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佐助又忍不住出言嘲讽了。

“你说谁是矮子呢我才不矮呢绝对是佐助你作弊了吧!”鸣人急得都开始跳脚了,不过就算跳起来,眼睛也不是平视佐助的眼睛。

真是烦得过分了……佐助拿手扶了扶自己的太阳穴。

“慢慢说话,学校里其他的人呢?”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就是突然没有人了其实也还好吧没有很奇怪啦。”鸣人笑起来,又重新盘腿坐到沙发上,这回他点亮了煤油灯,地下室一下子变得亮堂起来。

“不要求你降语速了。”佐助也找到自己熟悉的那个位置,坐了下来,“但至少说话加个标点符号喘口气?”

“好吧我会尽力的不过我说话就是这样的,”鸣人深吸了一口气,把一句长长的话强硬地空出一个空隙,“不过说来佐助怎么会来这里呢?”

“我怎么知道。”

“而且佐助你不仅高看起来年纪还好大。”

我也想知道啊。

佐助在心里腹诽。他已经快把手臂掐到青紫了,所以十分确定这并不是一个梦。可是只有十几岁的、聒噪被放大了几十倍、完好无损的漩涡鸣人就坐在他的面前,又让他很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

“你是漩涡鸣人?”佐助小心翼翼地抛出这个问题,虽然听起来又奇怪又不礼貌。

“这个问题真是问对了佐助我看你很疑惑的样子。”鸣人很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眼睛比起来微笑,看起来很得意,“就让我来给你这个优等生解答吧记得感激我哦。”

“我是漩涡鸣人又不完全是漩涡鸣人。”

那是什么?

佐助想到在自己眼前碎了一地的鸣人,心里大约有了个答案。

“我的整体被打碎了所以现在分散在各处。”

都市传说大概是真的了吧。

“用你们的眼光看来我就是漩涡鸣人的碎片了。”

果然。佐助的眼神暗了暗。

不是完满的梦,还是残破的现实。


评论(18)
热度(106)

© 我亲爱的偏执狂 | Powered by LOFTER